吕梁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阿蒙 百零五章 小哑巴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7:18 编辑:笔名

阿蒙 百零五章 小哑巴

西殿雅雀无声,只有一个疯狂到有些悲凉之意的大笑回荡,众人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良久,矮小老头终于停下了狂笑,冷眸扫过众人。

众人顿觉一股浑然的威压降临在心头,看到矮小老头的神色似是说继续说些什么,纷纷紧张地注视着矮小老头的面容。

“这,将是你们一课!”矮小老头收回目光,微微眯起眼,沉声说道。

就在西殿众人脸上露出惊愕奇异之色,或喜或忧,眼神里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就要爆发一阵喧哗之前,他再次背手淡淡出声。

“三日后,你等就将前往熔炉所在!都收拾好,做好准备吧。”

熔炉一言一出,众人神色变化愈发频繁,不知这陌生的名称代表的是什么,又将让他们踏向怎样的未知,但矮小老头仿佛对他们心头的疑问视若不闻,没有丝毫解释的意思,负着双手,脸色平淡向外走去。

他的步伐不大,几步间却身影逐渐拉长忽而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仿佛鬼魅一般。

余下西殿之人都面面相觑,眼神里或多或少都有一抹隐藏极深的恐惧,熔炉两字,代表着他们不明的未来,却莫由来的令他们不寒而栗,仿佛嗅到了阴暗角落里那血淋淋的味道。

古堡平静了两年,看似无事,波澜不惊下却暗流涌动,但他们都异常珍惜这段偷偷喘息的时机,甚至他们就想一直这样下去,即便是以卑微之姿苟且偷生,那也至少可以活下去。

从入了骷髅古堡的那天起,活着就早已是的奢望。

西殿里蓦地嘈杂一片,喧声震天。

“熔炉?到底是什么……”

“启程,我们又要去往何处?”

“哼,那里管的了那么多,与其担忧害怕,还不如多想想自己吧!这一回,又要死上不少人了!”忽有人冷哼。

西殿里的声音骤然低沉下来,阴冷感弥漫,空气仿佛凝固了,让人透不过气来。虽然不甚明了,但各自看向周围人的眼中都多了一抹隐晦的戒备之色,有人似是受不了,心烦意乱中三三两两离开了西殿。

姬歌面无表情地走着,头微微沉着,在想着事情。

熔炉二字,他在中年人口中听到,如今矮小老头又说出,看来堡里是早已筹谋已久了,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不过它究竟是什么,姬歌也毫无头绪,思索很久也猜不出结果,但他隐隐看到了前方似乎有血光在等待着他。

“帮我……夺得这一次的!”

姬歌猛然想起察尔当初请求自己所说的话语,眉头一皱,察尔的话语分明是对此事有所了解,甚至不惜坦承相对,以扳指里的瞳术赠与要了姬歌的一个承诺。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

姬歌蓦地顿住脚步,转身向后望去,刚要开口突然一阵错愕,才发现自己身后空无一人,而面前已经是自己的小屋了。

察尔似是感到了姬歌的冷淡,知趣地不再做纠缠,没有再跟上来。

姬歌怔住少顷,随即突地默然轻笑,打开门进了去。

三天转瞬即逝,在一天夕阳将落未落之际,姬歌的小屋外忽然传来一阵平缓的敲门声。

门外的人没有说话,但姬歌知道只有一个人会来找他。

他打开门,入目果然是察尔的银眸,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姬歌的错觉,此刻眼前这个察尔像是失魂落魄一般,依旧明亮的银色眼瞳里却是空洞一片,如同被剥去了什么,背后有柔和的夕光洒进,竟令他整个人有了一股沧桑之感。

姬歌皱眉,黑瞳直直望着察尔的脸颊。

不过几日没见,察尔居然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时候,脸色苍白仿佛心灰意冷,姬歌一时想象不出他经历了什么。

“姬……姬歌。”察尔抬手正待继续敲门,这时才发现门已经开了,望着姬歌的眼睛双眼恍惚了一下,嘶哑说道,死灰般的脸上对姬歌强挤出一个笑容:“你收拾好了吗?”

姬歌点头,眉头没有松开分毫,察尔的声音像是许久没有说过话一般,摩擦着嗓子艰涩难闻,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

“那,那走吧。”

两人走在夕阳里,山头的落日显得格外的近,即便是古堡,在其下也生出一股渺小之意。

后崖路旁老林稀疏,随风飘摇,巨大的石台上反射着余晖,橙黄一片,天地之间,莽莽苍苍,仿佛再无它物。

两人并肩走着,察尔少有言语,更多的是眼眸失神,略有沉闷,即便两人就在各自身边,却有着浓浓的隔膜存在两人之间。

姬歌面色沉静,但下一刹,他骤然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望着前方。

察尔后知后觉,走了段路,脸上泛起了一丝血色,身子也猛地顿住,双眼茫然问道:“怎么了,姬歌?”

姬歌没有出声,仍只是望着前方,察尔神色有几分迷惑地顺着姬歌的眼睛看去,登时也是一呆,许久才向那人轻声喊道。

“伊芙?”

姬歌所望之处,一人黑发如瀑,近乎及地,斜倚在一株老树上,玫瑰色的漠然眼眸毫不避开,和姬歌直直对视,透出冰寒刺骨的冷意。

在察尔见到她,“伊芙”诧异地脱口而出的时候,她忽然站起,径直朝两人走了过来。

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寒意扑面而来,姬歌每每见到她都仿佛有种入坠冰窖之感,而这寒意尽皆锁定在了姬歌的身上。

伊芙在距姬歌一步处,停下脚步,眼眸冷漠让人心中凛然,姬歌也不犯怵,与之静静对视。

两人隐隐对峙,姬歌的身材也仅仅是高了伊芙半个头,偌大的后崖似乎都因两人而变得寂静。望着针锋相对般的两人,察尔几乎有股喘不过气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把他们分开。

这是姬歌和伊芙在那两者俱损,没有胜负的一战后的次见面,两年恍若一眨眼,再见伊芙丝毫不掩饰自己心中对姬歌的杀意,气机凌人,眸光冰冷如刀片,姬歌眉心都隐隐有刮骨也似的刺痛之感。

“我必杀你!”

伊芙面容清冷,眉宇间有阴郁之意,杀意不减,冷冷说道,声音如其人般凛冽生寒,宛如珠落玉盘。

姬歌望着那双久违的玫瑰色眸子,竟在察尔的愕然中轻笑出声,道:“原来你不是个小哑巴啊。”

察尔瞪大双眼,居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见的,这是他认识的姬歌吗?以他的性子,不是应该视若不闻亦或是出手吗?

但姬歌所说,确实是他心头疑惑,两人所见次数寥寥无几,他从未见过伊芙开口过,甚至在那一战中他听闻到的那令人心悸生畏的厉叱,“借黑天一用”姬歌也明明看到她嘴唇紧咬,而不像是从她口中发出的声音。

不是个小哑巴?

伊芙鼻息一滞,也没有想到姬歌居然会这样说,顿时双眉竖起,神色愈发阴沉,俏脸生寒,眸子里闪烁厉芒。

a用户请到阅读。/a

...

曙光牙科
长春哪家医院看牛皮癣专业
贵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清远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中山治疗白癜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