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同志经济学中国有7000万同志隐秘的商业

2018-12-03 15:07:10

同志经济学:中国有7000万同志 隐秘的商业机会

“同性恋在人群中占比大概5%,古今中外这个比例都相差不多,整个中国男同和女同的数量在7000万以上,男同的数量在3000万以上”。这组数据是目前国内的同志社交应用Blued的创始人耿乐告诉《创业家》 I黑马的。

而这个目前用户也近1500万的社交应用,的估值已经达到2亿美元左右。

从"同志=流氓罪"的时代走来

作为同志创业者,耿乐次在媒体面前和我们说起了自己的创业故事。耿乐原是警校毕业,当2000年开始兼职做淡蓝(中国早的同志社区之一)时,他还是秦皇岛的一名警察。也正因为这个特殊的身份,耿乐觉得需要更多的体制外的释放和表达,于是在上搭了一个个人站开始写文章,分享自己的经历。在那个站长横飞的时代,耿乐的博客开始吸引了 “同志”的人群关注,并且慢慢有人开始投稿。不久后,耿乐居然说服了其他的同性社区站长放弃自己的社区加入他,这便有了当年的web同性社区——淡蓝。因此,淡蓝其实是靠同志文学起家,2007年耿乐终于转型做了一个同性社交社区BF99,而在移动互联风行之时,也就有了移动端APP Blued。

同性恋是个敏感的话题,中国对待同性恋群体的观念经历了一个缓慢的进步过程。“断袖之癖”“龙阳之好”在中国历史上一直有所争议,而中国也是直到1997年《新刑法》将流氓罪分解为几个罪名之后,“同性恋”才被“非罪化”。

尽管在1997年之后,“同性恋”被“非罪化”,但媒体在面对这个话题时依然是缄口少谈为主。在中国的现代化历史,对中国同性恋话题来说,可以以2004年12月31日为划分基准,这一年中国卫生部首次向世界公布有关中国男性同性恋人士及艾滋病感染的数据,消息发布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同性恋话题伴随着以艾滋病为报道主题也逐渐增多。2005年,届北京同性恋文化节举行。

2008年的奥运会被视为“同志”社会环境改善的一个转折点,奥运前夕,中国官媒新华社向海内外报道了中国的同志站淡蓝的存在与发展。这被耿乐认为是一个绝好的发展契机。

为了解决人才招募和发展机遇的问题,2009年,淡蓝将团队从秦皇岛搬到了北京,2012年淡蓝开始做移动端APP——Blued,同年耿乐在卫生部受到了李克强总理的接见,耿乐汇报了基于同志站开展艾滋病防治和反歧视的工作成绩,受到了的肯定。这一年,耿乐辞去警职,成为了一名全职的互联创业者。

中国同性恋APP市场

慢慢地,同志变成一种常态的文化,身边“出柜”的同志越来越多,社会对这个群体的偏见也在慢慢消解中。同性恋在中国不再敏感和被受歧视,据百度刚刚发布的移动互联数据调查,85后的青年人,对于同性恋的接纳程度超过85%,面对近7000万的同志群体,这将是一个互联领域的垂直与细分的蓝海。

在中国的APP市场中,同性交友软件前三甲当属淡蓝旗下的Blued ,美国的同性社区软件Jack'd,和Zank。

Jack'd堪称同性社交软件鼻祖,进入中国已近四年。但Jack’d作为国外软件,在中国也表现出各种水土不服,包括使用不顺畅,以及不符合中国用户使用习惯等。

Blued的官方数字是1500万,预计不久将完成B轮融资,估值高达2亿美元。行业第三的ZANK日前宣布的用户规模数为500万并宣布完成A轮2000万人民币的融资,从数据和估值上看,Blued处于较为的地位。

大型液压顶管机
架子管
办公家具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