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环保罚款追问华东四律师申请治污费信息公开

2018-10-29 12:52:43

环保罚款追问:华东四律师申请治污费信息公开

SMM 讯:上海一位化工企业主从同行那里了解到,稽查人员经常光临他们这里,可能是因为并没有摆平稽查人员。环保考核中的寻租现象,一定程度存在。

12月上旬,幽灵般的雾霾,弥漫大江南北。

上海律师李珺的律师圈同行,几乎查遍了国内环保机构公布的相关信息,然而,相关空气治污收支,仍如在雾霾笼罩着模糊不清。离12月9日已经三天,他们陆续向全国31个省级环保机构,发函要求信息公开,迄今没有任何回复,根据信息公开的流程及期限,估计会在一个月内回复。

根据信息公开的有关规定,相关信息政府部门要主动公开。此次参与追问的律师包括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四地,共四人。

对于治污的收费与罚没,浙江环保系统一位官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称:这也是一种经济手段,推动环境治理,比行政命令好一点。

浙江一名环评人士认为,治污收费成因复杂,根据他在环评过程中了解到的,在经济惩罚手段上,对于企业已经非常严厉,一些小型企业因为环保支出不堪重负,甚至被拖垮的现象,这三年起码在30家左右。

到目前为止,通常都是企业违规,政府对企业追究。而在这条治霾的经济之鞭上,21世纪经济报道通过江浙沪三地一批企业主的采访,不完全统计了解到,治污投入的比例这三年起码增加了10倍左右。

然而,雾霾依然如幽灵般在大江南北弥漫,甚至愈演愈烈。这又存在怎样的悖论逻辑?

混沌的罚款收支

李珺等律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14条规定,要求省级环保机构公开2010年-2012年每年收取的空气排污费总额;其次,公开2010年-2012年每年空气排污费使用决算报告。也就是公开空气排污费的整体收支情况。

实际上,征收排污费的相关制度,国家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设置。

2000年9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施行。其中第十四条规定,国家实行按照向大气排放污染物的种类和数量征收排污费的制度,根据加强大气污染防治的要求和国家的经济、技术条件合理制定排污费的征收标准。

征收排污费必须遵守国家规定的标准,具体办法和实施步骤由国务院规定。征收的排污费一律上缴财政,按照国务院的规定用于大气污染防治,不得挪作他用,并由审计机关依法实施审计监督。

有浙江环保系统知情者介绍,近三年,各级政府在空气治理上重视程度在突飞猛进。而且这种治理在一些区域呈现状化,这表现在罚款与收费方面,不仅仅是监管机构对企业,政府的上下级之间,也形成了一条以罚金数量化的环境考评纽带。

比如辽宁省去年5月公布《辽宁省环境空气质量考核暂行办法》,首次确立了对下级城市空气质量超标后的处罚机制,考核指标暂定为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可吸入颗粒物(PM10)这三项旧的空气质量标准,按照旧的空气质量标准二级标准日平均浓度值,按日考核。

为了推进去年6月份辽宁启动的 蓝天工程治污行动,省一级政府改变了对下级政府的考核指标,即对考核不达标的城市政府收取财政上的处罚金,也同时督促地方政府增强治污感。

据知情者介绍,目前的罚金计算到今年10月份,11、12月的还没计算进来,而这两个月辽宁的空气污染比较严重,因为11月份开始供暖,污染物排放量加大,估计加上11月和12月,的数字可能在七八千万元。

根据公开的信息,在蓝天工程行动中,辽宁全省一共5800多个项目,总需金额2100亿元。

罚款制度,也在政府对企业的常规环境监测中推行。

以上海为例。上海市针对辖区内的企业,一年中会进行若干次监测稽查,在环保局官方站公示的两批稽查企业名单中,共有60多家违反了大气污染防治管理制度。对于这些没达标的企业,环保收取罚金,同时会限期整改治污设备。但另一方面,罚金金额和具体去向,则没有公布。

环保部门对持续的雾霾天气应该负有,至少应该让公众看到他们做了什么,征收的空气排污费用在那了?为什么去年雾霾今年还有雾霾?有没有采取积极有效的治理?我想在这些问题上环保部门应该对公众有个交代。江苏律师封顶一连串追问。

联系浙江、安徽、山东等地环保机构及其官方站,均没发现相关公开的信息。不过也有一些地方政府,通过媒体,零星有所透露。

比如安徽省合肥市环保局官员曾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透露,合肥市本级(不含县区)每年3000多万,每年数字不一,核算中有变化。25%上交国家和省里,剩下的75%主要用于点源、区域污染治理以及群众投诉集中的污染源治理,小部分用于监察、监测能力建设。

排污收支的公示,不仅仅在于环保部门,而应该是环保和财政联合的。12月12日,江苏环保系统一名工作人员在里称。

罚金收入具体多少,从国家和省一级,尚不能清晰得知。向江浙沪多个城市环保机构了解得知,对收费与罚款,多名环保机构人士均直言,这部分的罚金收入和投入的巨额治污经费相比,九牛一毛而已!

被寻租的环保考核?

很明显,这条治霾的经济之鞭,显然处于混沌之状。

上海一家化工领域的企业是上述60多家违反大气污染防治管理制度的企业之一。该企业负责人称,环保的监测越来越严,这三年里,同个园区里已经有5家同类企业迁移或者转行。而他自己的企业,在之前其实已经取得了相关的环保许可证,但此次稽查的突袭后,自己压根不明白,到底那里又出问题了。

一年中常规性的稽查一般每个季度一次;平常有突击检查,但都说是根据举报来检查。

不管是否环保达标,只要有人举报,环保监察人员就会上门稽查,一查准出事儿,罚款也不明白有没有具体标准。前述企业主称。而且,这位企业主从同行那里了解到,稽查人员经常光临他们这里,可能是因为并没有摆平稽查人员。

这位企业主从同行那里了解到, 5年前那场寻租所得的环保证或许就是祸根。

我的环保证是5年前办下的,总共花了100多万元。现在,每次稽查后,我都得根据环保部门的要求交罚金,再次投入或追加治污设备。陆续投入已经达到了600多万,一些设备都是根据工作人员指引购置的,但每次被查,总会出现莫名其妙的不达标,我实在怀疑设备的质量。

有河北一家小型企业的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他之前很规矩地按照环保部门指定,引进了很多官方推荐的公司所生产的环保设备,并能轻松获得官方颁发的环保证。

后来他跟同行一打听,才知道一些设备存在问题。后来他一狠心,也不追求政府颁布的所谓环保证了,自己从市场采购真正的环保设备,如此企业治污的问题,反而真正解决了。

不客气地说,部分地方一些环保部门,反而是环保推进的阻力。这位负责人不客气地批评一些环保人士与环保设备商互相勾结的现象。

接受调查的多家企业主中,90%以上的人认为,前述企业主反映的环保考核中的寻租现象,一定程度存在。

有的也不能说是稽查机构的问题,企业主本身也存在这种强烈的寻租意愿。在广东、浙江、上海三地均有塑化产品生产基地的行业前50强企业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 5年前那次环保考核中,寻租确实比较恶劣,但这几年可能趋于规范。而上海,是他认为相对还是国内严格、规范的区域。

这笔投入费用是省不了的。其实你不去购买环保部门有意或者无意指引的设备,也不会有事。这位企业主说。

他介绍,正规的环保评测渠道是,在工厂建设之初,就必须将生产投资的项目递交到环保机构进行前期环评,这个环节需要两三万元左右。

首次环评通过后,根据要求投入环保设备,比如废气处理系统,污水排放系统等等。我们的设备投入已经达到了两千万到四千万左右,起码超过了环保部门对我们的要求的五到十倍。

然而,这种投资,显然非一般的小微企业所能承受。

地方政府一方面为了区域GDP考核,一方面又越来越注重环保,两者矛盾之间,寻租的空间自然会出现了。前述行业50强企业主同时也是辖区的政协委员如此分析。

对于这种状况,四名律师比较统一地认为,对于大气污染等污染治理问题,环保部门应该建立预防为主的监管模式,从制度上防微杜渐,落实政府信息公开和监管信息披露。

户外宣传栏
星力7代客服
实心棒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