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炮灰当自强 第三六二章 女尊之炮灰皇女反攻计23

发布时间:2020-02-15 21:50:03 编辑:笔名

炮灰当自强 第三六二章 女尊之炮灰皇女反攻计23

军营内一片喧哗,贾指挥身披甲胄手持长枪,与同样甲胄加身的燕副将还有其它几个将领对峙。

顾晓晓粗看了一眼,北疆几个靠着不光彩手段赚军功的将军,几乎都派人过来了。

今日之事早有预谋,若不曾商议,怎会一拥而上跑到北光军大营中捉拿逃兵。

“属下参见殿下。”

见顾晓晓来,贾指挥眼神一亮,屈膝在地声音洪亮的行了一礼。

几个前来闹事的将领,没想到三皇女会来的如此快,踟蹰之后跟着行了礼,各人神情虽不同,但都透着愤愤然之感。

顾晓晓不动声色的将众人打量了一眼,颔首示意贾指挥起身,往前走了几步,与众忍隔开了距离,这才负手而立问到:“何事如此喧哗,燕副将、程指挥,你们欺我北光军无人不成?”

她话一出,北光军士卒同仇敌忾对外来者怒目而视。

除了来自光耀军的三千兵卒,新兵多征自北疆寒苦百姓,她们出身寒微为了生存,这才来参军谋生路。

北疆原有近二十万大军,但军中底层士卒生活困苦,粮草被扣发,兵器多坏朽,碰上蛮族入侵死伤无数。她们眼看着上面人贪污**,自己却要在前线卖命

,同袍为国捐躯后,朝廷的抚恤财帛还要被克扣,早就忍无可忍。

北光军初征兵时,她们持观望态度,越来越多的同乡入伍之后,奔走相告北光军的清明,静王殿下的平易近人。

虽然同时她们也叫苦不迭,抱怨军中训练太过严苛,近似炫耀的说发放的兵器锋利铠甲沉重,上司如何命令他们小心保存。

操练时竟能用崭新的兵器,竟然有铠甲穿!她们的抱怨,让那些在军中做着随时可能被当做马前卒牺牲的人动摇了。

同样是做兵,为什么别人武器粮饷一个都不少。偏偏她们要被欺压任人剥削。

起初只是一两个人意动,后来则是六个八个、十个,左右都是给朝廷当兵,那些即将应征入伍的百姓。在同乡亲邻的宣传下,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北光军。

北光军不断扩大,剩下几支军队相应的少了许多兵源。没有足够的新兵就无法申报新的武器和粮草,没有朝廷的补贴,她们的腰包就鼓不起来。

危害到切身利益。她们坐不住了,但北光军隶属于静王,乃是她的私军,她们想插手也插不进去。

恰好,到了后来,军中某些兵卒艳羡北光军的军饷,偷偷脱下军服,跑到北光军营装新丁。

如此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几个将军遂联合起来,要向北光军的总指挥讨个说法。同时也打算借机让静王收手。

她们在北疆盘踞多年,往日里为了地盘争夺不休,如今朝廷派了静王殿下,硬生生插了进来,破坏了她们先前达成的微妙平衡,于是几方势力不计前嫌,想要联手让静王放弃扩张。

北疆在外人看来寒冷艰苦,但在她们眼中却是下蛋的金母鸡,初来北疆时,她们也曾摩拳擦掌驱除蛮人。大干一场赚回军功。

深入局中后,她们才发现北疆深不可测,一不小心就是万丈深渊。要么跟着上峰走,加官进爵腰缠万贯。要么独善其身被踢出权力中心。

从善如登,从恶如流,她们几乎没有多少挣扎,选择了一条利于自己的道路。一条路走到黑,良知消泯,体会到权力带来的荣耀和快感后。没人愿意抽身。

于是,当有新人来到北疆后,她们蛊惑心思易动的人同流合污,排挤打压不愿参与其中的,如当年别人对她们做的一切。

三皇女是一个异数,由于北疆地广人稀苦寒交迫,所以青萝建国以来,很少作为皇女封地。即使不幸分封到了北疆,鲜少有皇女真正来越城就藩。

将北疆视为囊中物的几个将军没想到,清和帝竟真的派三皇女到北疆,更没想到她竟不似名门贵女,对诗书游玩无兴趣,反倒一门心思的进行招兵买马进行操练。

左右中三位将军没一个屁股干净的,阳琼晚来之后,她们刻意冷落,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同时将她隔离到军权之外。

她们个个老谋深算,三皇女偏偏反其道行之,完全没有低头的意思,以圣上赐的三千甲兵为基础,扩编手中军队,以极快的速度发展壮大。

正是先前的暗中较劲,激发了今日校场之争。

顾晓晓目光微沉不怒而威,眼波横扫过去,等着几人回答。

贾指挥站到静王身后,与燕副将等人对峙,剑拔弩张神经紧绷,仿佛随时准备出剑,与对方进行格斗。

“殿下安康,卑职本不敢冒犯,但国有国法军有军规,今日、右军、还有中军,都有不同程度的逃兵现象。属下追查之后,发现这些逃兵,竟跑到北光军,摇身一变换了身兵服。”

“燕副将说的是,军纪严明方得天下太平,逃兵现象严重。卑职怀疑,北光军故意包庇逃兵,为她们提供栖身之所。”

“殿下,您一定要擦亮眼睛,莫要被小人蒙蔽。”

三人一人一段话,顾晓晓耐心听完,转过脸问贾指挥:“几位将领所言可否属实,北光军是否收容过逃兵?”

贾指挥神情一凛,抱拳道:“殿下明鉴,属下奉命征兵,户籍文书俱全,绝无逃兵在内!”

一句话让燕副将等人哑口无言,顾晓晓哦了一声,故作疑惑:“几位既然声称有逃兵潜入北军之中,是否有证据?”

入伍需要提供户籍文书,免得敌人奸细混在其中,贾指挥的反驳直中要害。

燕副将一下子被问住了,为了昧下军饷她们虚报人数,所征额定兵数早已满员,借此吃空饷。

又因边境时有摩擦,北疆军队伤亡率居高不下,为了让战绩好看些,她们又虚报死亡人数。如此每年都要征一些,不登记户籍的兵卒作为补充。这些兵在军中地位极低,倘若战死,只能得到微薄的抚恤。

这一直是北疆三军默认的规矩,她们已然习以为常。如今被静王提起,这才发觉自己竟是挖了个坑朝里跳,蠢到将小辫子送到静王手中。

“嗯?还请几位出示证据。”

顾晓晓步步紧逼,看着对面人变了脸色。

燕副将沉默,她身边人跨出一步:“殿下。您有所不知,户籍文书上交有延迟,那些逃逸的兵卒正是钻了这个空子。”

见此人强言狡辩,顾晓晓冷哼一声。

“我劝几位若是词穷,不如回家反思一下,罔顾国家法纪的下场。我青萝国重视兵役,凡入伍者可福泽乡邻,并有粮食财帛补偿,故而要先登记户籍文书,再编入行伍。”

原本气势汹汹。带着亲卫,想要压下北光军势头,让其收敛锋芒。

却不料让三皇女抓到了把柄,被一言逼得进退不得。

燕副将又是懊恼还是后悔,同时还有些后怕,她偷眼打量着三皇女神情,怀疑对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对方缄默有退缩之意,顾晓晓不打算放过她们,她直接从怀中拿出清和帝令牌,朝空中一举。

“陛下口谕。见此令者,如见圣上。”

“微臣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万岁。”

随着令牌拿出,偌大校场只剩顾晓晓一人站着。呼啦啦跪倒了一大片。

“从即日起,本殿下将对左右中三军进行彻查,若有违法乱纪者,一律严办。”

自来北疆之后,顾晓晓一直养精蓄锐不露锋芒,处处隐忍。即使北疆军中已经腐朽到让人触目惊心的地步,几个将军视兵卒为走狗百姓为牛羊,她恨不得利剑出鞘,斩除北疆乱象。

但碍于时机尚未成熟,顾晓晓只能忍,暗中积蓄力量,如今她有北光军在手,又有清和帝的支持,了解到三军内部并非完全稳固,终于到了出手的时候。

燕副将匍匐在地,只觉三皇女形象伟岸,让人不敢直视,又念起所作所为后背发冷,恨不得即刻回营,细查先前黑色交易是否残留蛛丝马迹。

宣布了彻查令后,顾晓晓直接带着左琳等人离去,待她走后许久,燕副将等人才敢起身,她们不敢逗留速度离开北光军营,飞身上马赶赴各自军营。

夏秋是北疆一年中太平的日子,因为蛮族粮草丰沛,牛羊繁衍生息,鲜少侵犯北疆边境。

顾晓晓挑这个时机,也是为了避免内忧外患一起到来。

当众宣布彻查令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顾晓晓在等一道圣旨,一道能够让北疆变天的圣旨。她赌清和帝愿意相信她,赌清和帝相比失去北疆,能够她在北疆做大。

这是一场险局,顾晓晓没有必赢的把握,但愿意放手一搏。

顾晓晓不是威严恐吓,她在彻查令颁布的第三天,带着近百亲兵,开始从燕副将所在的开始调查。

她做的件事就是对照兵簿以及历年伤亡登记清点人数,同时清点目前实际人数。

一个简单的查人数,竟逼得燕副将告病,不敢与顾晓晓当面对质。

通过清查,之中存在的种种弊病,暴露在人间,军中大小将领人人自危,个个推诿,生怕被阳琼晚拉出来杀一儆百。

做恶久了人就麻木了,在静王彻查之前,几位名声显赫的大将军,已经忘了自己的一切,全是通过侵吞朝廷百姓底层兵卒利益而来。

顾晓晓在清查兵数的同时,直接在校场之上宣布,凡是有冤屈不平者,皆可直言上报。

倍受压迫的兵卒刚开始不敢轻举妄动,但见三皇女果真不讲情面雷厉风行,这才放下心来,上前陈诉冤屈。

顾晓晓早有心理准备,但在翻看下属整理的众人陈情之后,恨不得即刻拿剑上京斩了从老匹夫。

京城时,顾晓晓曾与从将军有过照面,她在京城中一直表现出人畜无害的莽夫形象。谁知她在北疆竟是如此面目,让人恨不得杀之后快。

彻查三军比想象中更加困难,还未查完,顾晓晓已经经历了多次刺杀,若非她早有准备,受伤是小丢命是大。

刺伤她的人,狡猾无比被捉到之后直接咬舌或者服毒自尽,更有蛮族参与其中。

顾晓晓动了太多人的利益,众人为了阻止她查下去,动了杀人灭口的心思,连她皇女身份都不再顾忌了。

北疆风云变化,几双黑手试图阻止顾晓晓的调查,但可惜的是,那些长期以来被黑暗腐蚀的光明面也开始显露。

当天空被黑暗遮住之后,太阳黯淡无光,但黑暗有了缺口后,光明会一点点出现。

顾晓晓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以千金之躯犯险,努力揭开北疆的黑暗面纱,那些秉承善意被打击报复,那些屈服于恶等待时机的人,看到了光明和希望,主动与顾晓晓联络。

边境百姓和蛮族之间有着血海深仇,不少人是怀着为家人为亲邻报仇的想法入伍。谁知进了军队之后才发现,军中竟是如此黑暗,她们被禁锢了自由,成为上司换取军功的炮灰。

黑暗笼罩北疆太久太久,久到她们放弃了希望,但三皇女出现了,她坚毅勇敢不向恶势力低头,她杀伐果断敢带着几百人彻查三军,她英明神武在遇到刺杀时,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那些星星点点的火苗连成一片,那些被黑暗湮没的光明再次亮起,三皇女阳琼晚成了北疆百姓和底层将士心中的正义。

支持正义,除去黑暗,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顾晓晓将生死置之度外,顶着强大的阻力,继续着对三军的彻查,不知不觉中,支持她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当她被中军拒之营外,正准备下令强行入营时,门竟自己开了,数百中军营卒不顾军令,为三皇女打开了大门。

这就像一个信号,一个让三军将军及党羽害怕的信号,她们不再享有一言九鼎的权力,她们的地位遭到了动摇。

刺杀、硬抗无用,她们终于害怕惶恐了,动起了求饶的心思。

(呀,陵子的本书很稚嫩,哈,女主叫阳清和,嘎嘎,讲的就是女帝故事,恍然如梦呀。)(未完待续。)

PS:谢谢青衣浅淡的月票~~嗷嗷,陵子1210过生日,大家快投月票,伦家卯足了劲儿,到那天拼一拼日更12000!!!所以,提前给加加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