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范雎说秦王是怎么回事范雎之死他是怎么

2018-10-12 22:18:57
范雎说秦王是怎么回事 范雎之死他是怎么死的 -->

  睚眦必报的范雎带着在魏国受到的屈辱,远走他乡在秦国蛰伏两年后终于以胜利者的姿态,惩罚性地对当日欺辱自己的魏齐和须贾实施 报复,由此落下了他心胸狭窄的铁证,可谁又知道一路走来他的艰辛?

  从小家境贫寒的范雎,志存高远,苦于无处施展他的才华。早年间凭借自己的辩才游走在各个诸侯国之家,做了魏国中大夫须贾门 的门客。这个须贾真的是虚假,可怜范雎一世英名竟栽到了须贾的手上,他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明主,没想到更大的不幸还在前面等着 他。

  因为口才很不错,上头便派遣范雎和须贾一同出使齐国,到了齐国以后范雎因为其过人的胆识和辩才,而深受齐王的赏识,并以黄金和 牛、马等赏赐给他,在一旁的须贾则被冷落了,觉得丢了脸面的齐王回国之后,诬陷范雎跟齐国蹿通,泄露魏国的秘密。结果,魏相大 怒,把范雎差点打死,范雎在好友郑安平的帮助下才得以逃生,转而将范雎介绍给秦国的谒者王稽,范雎化名为张禄随着王稽潜逃到了 秦国。

  来到秦国住在客舍,吃着粗茶淡饭,无需再担心自己的生死问题,但是这样不被重用无尽等待下去也不是办法。当是时秦昭王在位秦国 国力强盛,秦国兵力强大人才济济,对范雎这样到处都是的人才,他也不会太顾及,当秦丞相魏冉攻齐扩大自己的封邑时,范雎认为时 机成熟了。他写了一封信给秦昭王,大意是陈述了秦国当前的利害,并讲到了自己的看法,顺带推荐下自己,这封信果真打动 秦昭王。

  

”范雎至秦,王庭迎,谓范雎曰:‘寡人宜以身受令久矣。今者义渠之事急,寡人日自请太后。今义渠之事已,寡人乃得以身受命。躬 窃闵然不敏。’敬执宾主之礼,范雎辞让。“范雎进入秦宫,见秦昭王在众人簇拥下向自己走来,故意制造一种不期而遇的假象,秦王 喝退了身边的侍从后,私自和范雎攀谈起来,秦王跪在那里并虚心请教治国的问题,二人相谈甚欢,二人竟然激动得出现”范雎拜 ,秦王亦拜“的场面,可见范雎的说辩能力有多强。

  范雎作为古代一个卓越的外交家和政治家,他为秦王献上了两个行之有效的军事战略思想。一个是对外的”远交近攻“,另一个则是对 内的骏珑盛景豪园”强干弱枝“。”臣闻穰侯将越韩、魏而攻齐国、非计也。少出师则不足以伤齐,多出师则害于秦,大王不如远交而近攻,得寸则 王之寸也,得尺亦王之尺也。今王释此而远攻,不亦谬乎!“,秦王就采纳范雎的策略,攻克了许多地方,孤立了韩国,又成功挑 起了赵楚之间的战争,对外的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又把目标转向国内,范雎进一步向秦王阐述,魏冉、太后掌事的危害:”今穰侯内 仗太后之势,外窃大王之重,用兵则诸侯震恐,解甲则列国感恩,广置耳目,布王左右,恐千岁万岁后,有秦国者,非王之子孙也!“ ,话一出口,昭王恍然大悟,便下令废太后,逐穰侯、高陵、华阳、泾阳于关外。这样一来,秦王的权力又重新回归自己手里,而范雎 也凭借二计走上了相位,走上了政治生涯的。

  秦昭王四十一年,范雎和老仇人戏剧性地相遇了。当时秦国已经是强国,相国魏齐认为魏弱,认为应该出使秦国沟通一下。于是,魏王 派须贾出使,却在下榻的客舍遇到了故意乔装成乞丐的范雎,须贾在嘲讽之间也动了恻隐之心,请可怜的范雎吃饭还”乃取其一绨袍以 赐之“。这个小小的举动才使得须贾逃过一死,虽然范雎在后来羞辱须贾,让他当众在地上吃马粮,颜面尽扫,这个做法很过分,但是 范雎还是饶了须贾的小命,比起性命受点侮辱又怎样。

  范雎是个”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的人。他虽然并非一生的作为都光明坦荡,但他不扭捏作态,不虚假,有一种敢作敢为的豪 气和君子之气。范雎廷辱须贾、智赚魏齐、妒杀白起后,却因为自己的好友郑安平率士卒降赵,和他的亲信王稽与诸侯私通,这两件事 给拖累了。一个是朋友一个是亲信,都在他得势的时候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范雎自知会被秦王猜忌,于是,范雎”谢病以归相印“ ,云梦秦简《编年纪》云:”秦昭王五十二年,王稽、张禄死“。至于范雎怎么死的,何时死的我们也无处知晓。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无钉铆接机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

  中国历史上曾经存在过一个绝版的帝国,它的统治集团中除了皇帝,其他所有的管理者上至宰相,下至县令,全部是太监。出现这种现象并非是皇帝极其宠信太监,而是因为这个国家有项基本国策:凡是考上进士的人就要先阉割,再委任官职。

  中国历史上曾经存在过一个绝版的帝国,它的统治集团中除了皇帝,其他所有的管理者上至宰相,下至县令,全部是太监。出现这种现象并非是皇帝极其宠信太监,而是因为这个国家有项基本国策:凡是考上进士的人就要先阉割,再委任官职。为了推行这项国策,当政者还给对专门阉人的技术员进行编制。这个奇怪的帝国名字就式五代时十国之一的南汉。

  南汉初称大越国,为唐朝末年的地方军阀刘隐、刘岩所建,都城在广州番禺(今广东广州),称兴王府。南汉强大的时候疆域有六十州,大概包括今天广东、广西两省及云南的一部分。历经五代皇帝,前后共计六十七年。刘隐原籍上蔡(今属河南),一云彭城(今江苏徐州)人,迁居泉州。父刘谦,唐末为封州(今广西梧州东南)刺史,拥有上万人的军队和成百的战舰。乾宁元年(894)刘谦卒,不久,刘隐继任封州刺史。公元905年,唐任刘隐为清海军(岭南东道)节度使。后梁开平元年(907)朱温封刘隐为大彭郡王;三年,改封南平王;四年,又进封南海王。

  唐朝末年,许多士人南下岭南,有的是为了避战乱,有的是被流放岭南的名臣后裔,还有因战乱阻隔不得北返的任满地方官。刘隐收用这三类士人为辅佐。他遣其弟刘龙湖春江郦城岩率兵平定岭南东西两道诸割据势力,控制了岭南;西与楚争容桂之地,攻占了容、邕两管(今广西西部、南部及广东部分地区)。乾化元年(911)刘隐病逝。刘岩继立,先后改名为陟、龚、□。后梁贞明三年(917)刘岩称帝于番禺,国号大越,次年改为汉,史称南汉。刘岩有乾亨、白龙、大有三个年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