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苍白之手百二章酒馆风云一

发布时间:2020-01-20 15:54:11 编辑:笔名

苍白之手 百二章 酒馆风云(一)

黑水镇中心位置的苜蓿花酒馆,被警戒之眼教会的守护骑士和牧师团团围住,四五十人控制住大半街道,附近的小巷民居,如此大的阵仗,尤其是不由分说直接就干的强势,不仅引起官方的反感,同样招来民众的不满。

内尔.奥斯汀勋爵是不会亲自来管的,他的传声筒保民官保卢斯听闻消息后,立即感到现场,责问负责此时的高阶牧师格拉古,也就是与“法师雷兹”当面交锋过,选择明哲保身而退的中年男子。

“格拉古先生,警戒之眼教会在黑水镇建立过程中出过很大的力气,在领地的各个方面都有很大的贡献,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你们可以无视法令,随心所欲地乱来。”

与法师雷兹打过交道,此时仍旧心有余悸的牧师格拉古,听完官方人员的抱怨后,不冷不热地顶了一句回去。

“昨晚发生的两起大事件,我怀疑与苜蓿花酒馆二楼的一位法师阁下有关。由于侦测谎言没有过关,我本来只想带他回去教会仔细调查,不料此人丧心病狂,不仅无视教会的权威,连领主颁布的法令也不放在眼里。当时,他已做好动手的准备,不顾一切地在镇中心的闹市区域施展破坏力惊人的法术,为了能令他悬崖勒马,我息事宁人地选择暂时退避,结果据洞悉术观察所知,对方不仅立即安排同伙离开,自己也准备伺机潜逃。这样一位涉及重大恶行事件的人,即使是备受尊敬的施法者,由于身上负有嫌疑,理应接受严格的甄别和调查,无条件的向教会投降,否则强攻就是我们的选择。当然,一切后果都应由他本人负责,包括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

黑水镇的保民官没想到自己只问了一句,就被牧师大人劈头盖脸地长篇大论弄地无话可说,他只能坚持自己的立场。

“格拉古先生,在事情还没有恶化到坏的地步,请允许我派人尝试一下招降,有你们警戒之眼教会大军压阵,光是这种气势应该就没有人敢反抗了,难道不是这样吗?”

牧师格拉古尽管与“法师雷兹”只是打过一次交道,他非常清楚此人的危险性,由于不清楚他的出身和家庭背景,暂时标注“孤狼”的身份,恰恰是这种人可以无所顾忌地放手一搏,因此他轻轻地点头表示允许,尽管此时并不抱有任何期望。

保民官保卢斯好不容易争取到一个机会,立即朝身边的两个侍从骑士轻轻扬起下巴,头往不远处的苜蓿花酒馆方向顶了一下,无声地下达命令。

这两个年轻人互相对视一眼,默不作声地摘下臂盾,左手穿过牛皮套索抓住盾牌的握手,同时抽剑出鞘,非常默契地联袂从酒馆正门进入。

鲁斌早就在空无一人的酒馆大厅种下绊足蒺藜,坚韧的藤蔓藏在凌乱的桌椅板凳下面,另外有一群晦暗雾霾躲在门口的阴暗角落。

“来人不是教会的羔羊,而是两只全副武装的田园犬,也太看不起我了,用添油战术吗?”

他从房间里随手拎起一张小板凳,看也不看地直接扔下楼,“呼”的一声,一抹黑影当头掉落,恰好砸在酒馆大厅的方桌上。

“啪……咔嚓”

小凳子顿时散架当场,同时也把两个侍从骑士吓了一条,就在这个时候,绊足蒺藜的藤蔓,原本贴地蠕动而行,这时得到信号,立即蹿起将其中一人当场绊倒,叶梗下面的拇指大的毒蒺藜,不由分说地将痛苦加倍的毒液,注入此人的体内。

与此同时,晦暗雾霾也当头扑下,由无数细小蚊蝇组成的集群生物有浅薄的智慧,以及无孔不入的特性,当即将自己的猎物麻痹当场。

这个侍从骑士倒地后,绊足蒺藜也不客气地给他补上痛苦加倍的剧毒,当即把他折磨地死去活来。

就这样,鲁斌除了扔了一张小板凳,别的事什么都没干,就用提前埋设的陷阱,把两个试探的棋子当场弄翻。

“把他们扔出去!”

随着鲁斌一声令下,大厅的绊足蒺藜与二楼的同类合力,蜷缩着铺展开的藤蔓枝条,将两个中毒程度不深的侍从骑士吊到楼上,再从二楼窗台直接推出去,刚好砸在门口的石阶上。

轻微的擦伤和瘀伤,在疼痛加倍的毒素放大后,立即变得无法忍受,即使他们经过相关骑士训练的身体,此时也紧绷着就像上弦的弩弓。

“怎么样?保卢斯阁下,如果对我的判断仍旧有疑问,请看你的侍从骑士的下场。才进去十息不到,就被人从二楼丢下来,酒馆里面可是待着一个凶残危险的可怕人物!”

黑水镇的保民官也是跟随领主的拓荒骑士团,在各种战场上一刀一枪杀出来的佼佼者,看了一眼就知道自己的两个侍从骑士根本没有受到多少伤害,顶多被对方用诡计诈然取胜,于是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如果我的眼睛没有问题,他们是被植物的藤蔓所伤,格拉古先生所说的危险人物,恐怕是一位德鲁伊大师,这太滑稽了。我们都知道德鲁伊都是维护森林和绿地的自然守护者,不会和邪恶之徒搞在一起。”

牧师格拉古眯着眼睛,视野的边缘的确看到一抹异样的翠绿,可是他已经骑虎难下,只能死撑倒地。

“北境的德鲁伊都是发源于精灵王国埃隆戴尔,尽管随着大撤退陆续离开,那里已经彻底荒废。不过我们都不能否认,每次有人拓荒都会遭受德鲁伊的阻扰,他们一度比邪恶的黑巫师还可恨。保卢斯阁下,你说对吗?”

鲁斌在酒馆二楼,隔着窗户听到外面两个大嗓门的谈论,忍不住自嘲:“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被冠上德鲁伊大师的称号?难道现在元素低潮期,大师就这么不值钱吗?”

牧师格拉古挺身而出,转身面向警戒之眼教会的守护骑士以及其他披上战袍的牧师,稍远处正义之手和烈焰之心两大教会的高级成员都在冷眼旁观,丝毫没有过来帮忙的打算。

“这些人都不知道同甘共苦的道理吗?想趁机把我们警戒之眼挤出黑水镇这座新兴的拓荒领,没有那么容易!”

他面对毫无惧色的教会成员慷慨陈词:“不管酒馆里待着的危险人物,是不是尊敬的德鲁伊大师,只要他敢拒绝我们的邀请,就务必令其明白,黑水镇轮不到他肆意妄为……”

鲁斌听到这里,忍不住吐血:“肆意妄为的是你们警戒之眼教会好不好?我只是想安静地种个田!”

窗外,巫师格拉古继续喷发他的口水:“……对付形同叛逆的德鲁伊,火焰和刀剑能克制他们大部分自然法术,在拓荒领区域内,没有森林绿地补充施法源泉,他们用光了法术,就会变成任人宰割……”

鲁斌实在听不下去,捡起一张小板凳,直接扔出窗外,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安排,落点位置正好就是牧师格拉古的头顶。

就在这个时候,先前负责侦测谎言的教会骑士,毫不犹豫地抡起制式佩剑,连鞘的利剑将木质圆凳凌空抽爆,碎片纷纷扬扬落下,都被他撑开的披风遮挡。

牧师格拉古的讲话立即被打断,只是他本人没有任何恐慌的神情,似乎刚才被偷袭的人不是他本人,向自己的守护骑士眨了眨眼睛致意,随后他对着有些恼怒的教会成员宣扬敌人的理屈,不得不做出如此下作的偷袭进行阻扰。

“前进!为了守卫拓荒领的安全,为了黑水镇平民的生命财产,为了捍卫警戒之眼的威严,前进!”

四五十个剑盾在手的教会骑士,披上战袍、拎着战锤的牧师,从不同角度冲向苜蓿花酒馆。

鲁斌看见如此煊赫的气势,不慌不忙地翻开旅法师之书,耗费两点法力,将河谷兽浪这张的结界卡召唤出来,绕着自己所在的酒馆,抽取丰沛的地下水,形成回环似的徊流。

警戒之眼教会过半数的骑士,刚刚抵近苜蓿花酒馆,就被到处裂开的地面喷发出的地下水柱冲上半空,手忙脚乱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即将落地的时候又被凭空出现激流卷起怒涛汹涌的河水里,打着漩沉入水底。

众人看着凭空出现的水流,绕着偌大的苜蓿花酒馆不停盘旋,教会骑士咕噜噜喝水的声音清晰可闻,一时间所有人面面相觑,对待在酒馆里面,至今没有露脸的可怕人物,自觉地将其危险程度提到。

与此同时,正义之手教会的圣骑士头领,与身边的中年人,即是烈焰之心教会的红袍主祭小声交谈:“真不走运,警戒之眼的格拉古先生,今天撞上一块铁板了。”

鲁斌恶狠狠地盯着有过一面之缘的中年牧师:“挫败的滋味不好受吧!谁叫你闲的没事,竟然敢招惹上我?”

儋州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南省皮肤病医院怎么样
保定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南昌牛皮癣治疗需花多少钱
衡水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