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檀香.某人杯】盼(微型小说 征文)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3:30 编辑:笔名
“老头子,去院子里看哪只鸡肥逮着把它宰了,刚才午睡时梦见儿子说下午回来……”李老太太午睡醒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得意的样子看着坐于床边喝茶的老伴,随后用不容反驳的语气吩咐着。
见李老汉自顾喝茶李老太太继续说道:“儿子难得回来一趟,我去小卖部买点粉条、砍几斤猪肉、再称几种青菜、顺便也买瓶子酱油,宰完鸡把锅灶点燃我回来马上炖鸡,家养得土鸡不愿意烂得多炖一会儿,儿子就愿意吃大锅炖的鸡肉,已经半年没回来了,这混小子是不是把老娘忘了?唉!也难怪孩子不回家,他太忙啊,不回就不回吧,每次回来就买这买那得花多少钱啊?在外面挣钱容易吗?老婆孩子还靠着他养活呢……”
李老太太嘴里唠叨着,脸上却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幸福,见老汉依旧自顾喝茶便也不再唠叨,走出屋迈着颤巍巍的步子,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哼着小调到小卖店买菜去了。
老伴磨豆腐般唠叨李老汉虽然一声没吱,但老太婆下达的命令却听得一清二楚,李老汉和老伴生活了几十年,在老太太面前从来都是俯首称臣,故此他丝毫不敢违抗老太太指示,尽管此刻清香的茶味正浓,不敢违抗圣旨只好放下茶杯去外面捉鸡。
李老汉来到院子里并不急于捉鸡,而是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围着鸡群观察,待看准那只刚下完蛋既大又肥的母鸡时,便蹑手蹑脚地慢慢靠近鸡群,随后一哈腰便扑了上去。
然而,李老汉毕竟已是年逾花甲之人,本意是想一扑之下逮到那只老母鸡,却由于年迈腿脚笨拙猛扑时竟然摔了一个趔趄。
李老汉由于平时常给鸡群舔食,故此他围着鸡群转时那些鸡并不害怕,但是,当他猛地扑向鸡群时却情况大变,就如点燃的二踢脚扔进鸡群里炸响,群鸡立刻成了惊弓之鸟惊鸣声四起,惊恐万状的样子如同世界末日来临,一面拼命奔跑、一面嘎嘎嘎地叫着观望李老汉。
老汉无暇顾及群鸡惊鸣,迅速在地上爬起来,连身上土都没顾得拂一下,眼睛盯着那只老母鸡紧追鸡群不舍。
鸡群在前面跑、李老汉在后面追,一时间小院被弄得鸡飞狗跳,引得几只大鹅也好奇地伸长脖子,看着李老汉发出一连串洪亮的警鸣声。
李老汉见逮不到老母鸡,便找来拦网堵住院子通道,把鸡群堵截进鸡舍后才擒到那只老母鸡,而此时李老汉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他攥着老母鸡两只翅膀,老母鸡连疼带害怕嘎嘎嘎乱叫,李老汉打了它一下自言自语道:“叫什么啊?尽管你刚下完蛋也得挨宰,并非我拉完磨杀驴,谁让你吃得肥了?儿子今天回来,他愿意吃土鸡肉……”
李老汉宰鸡的手艺那真叫一个利索,只见他把鸡翅膀和脑袋用一只手攥着,另一只手用刀在鸡脖处轻轻一割,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那只老母鸡,扑楞楞挣扎片刻之后便一命呜呼了。
李老汉紧接着劈柴引灶,继而烧水屠戮鸡毛、随后开膛、剁肉……就如流水线一般干得十分得心应手。
“老头子,鸡宰了吗?”老太太如同采购员一般,拎着大包小包的物品走进院子时问。
李老汉过来接东西时随口答道:“早就宰完了,肉都已经剁好就等着你回来炖了。”
二人说着走进屋去,李老汉在灶下添柴烧火,李老太太灶上掌勺炖鸡,在各忙各的同时,问答式聊天也随即开始:
“儿子啥时候到家?”
“谁知道啊。”
李老汉又问:“梦里儿子没说什么时间到家吗?不会不回来吧?”
“臭乌鸦嘴,咋会不回来啊?儿子能骗我吗?”老李太太嗔怒地训斥老伴。
“但愿吧!”李老汉被训斥有些不悦,随口应了一句。
接下来谁也不说话,一个灶下添柴,一个灶上炖肉,老李太太在炖肉的同时,还在旁边电炒勺里翻炒着花生米等其他菜肴。
良久李老汉又问:“粉条啥时候下锅?”
老李太太犹豫了一下说:“不知儿子啥时候到家啊?进院时再下锅吧,粉条下锅早了黏糊,灶里的火小一点吧,汤快炖干了……”
“赶快往锅里添点水吧。”李老汉催促。
“后添水鸡肉就不好吃了。”老李太太看着锅里鸡肉犹豫不决。
“不好吃也得添,眼看就要炖干锅了。”李老汉看了一眼铁锅果断地说。
“那就添一点吧。”老李太太无奈只好往锅里添了些汤。
老两口边探讨边期盼着儿子,菜板上摆着一盘盘切好等待儿子回来后再烹饪的青菜。
夕阳西斜,小院门外,门东李老汉、门西老太太,二人看着同一个方向,心里盼着同一个愿望——儿子回家。
斜阳坠下儿子未见回来,老汉无奈地说:“回屋去吧,这小子工作太忙,今天可能回不来了……”
“再等等,急什么啊?天还没黑下来呢,儿子或许已经快要到家了呢……”老李太太一脸不悦,眼前盯着村头抢白了老伴几句。
晚霞映红了天边,一轮弯月悬于天际,小村已是万家灯火,远处也已一片寂静,唯有树上的秋蝉无休止地嘶嚎着,老李太太虽然不舍,此刻却也一脸无奈,用有些凄凉沙哑的声音和李老汉说:“回去吧,儿子今天回不来了……”
老两口步履蹒跚地走回屋里,明亮的白炽灯下,一张简易的圆桌旁,老两口并肩而坐,面前桌上摆满各种菜肴,一碗热气腾腾的炖鸡肉摆放在对面,旁边放着一套闲置的碗筷,那是为他们儿子摆放的。
老两口就那么坐在桌前,看着眼前丰盛的餐桌竟无一丝食欲,满是皱纹的脸颊上都挂满深深的惆怅与忧伤,深陷的眼窝里溢出滴滴无声的眼泪,沿着二人饱经风霜的脸颊缓缓流淌,一直流淌……
电灯,贼亮、夜,死一般寂静。

共 20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李老太做了一个梦,梦见儿子要回来了,急忙让李老汉杀鸡。在农村,杀掉生蛋的母鸡是舍不得的。可是为了给儿子炖他喜欢的农家土鸡,老人家是什么都舍得的。年迈的老人,为了捉鸡费劲力气。还是杀掉了那只鸡,李老太兴奋不已地唠叨着,对儿子即将回来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可是,准备好一桌子丰盛的晚饭,仍然不见儿子归来,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是梦,禁不住落下了失望的泪水。由于工作的繁忙,留守老人的问题越来越多,这篇微小说写出了那份思子之情,真实感人。好作品,推荐阅读。感谢参赛,预祝获奖。【编辑:卡米】
1 楼 文友: 2017-01-04 20:17:41 感谢投稿檀香,创作愉快,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1-04 20:49:16 感谢编辑。
2 楼 文友: 2017-01-05 21: 2:20 欣赏佳作,问好作者,祝新年快乐,期待更多精彩。
 楼 文友: 2017-01-05 22:05:21 谢谢朋友关注。祝您开心快乐。 粗浅地认识几个文字,却被它迷恋得如醉如痴,原以为对文字仅仅是爱好,如今看来应该纠正为酷爱。有人说摆弄文字干巴巴地枯燥乏味,那是这些人不曾在文字里获取到真正快乐,他们仅熟悉了文字表面横七竖八的笔划,根本没体验到徜徉在文字里的快乐是什么滋味,更不懂文字之神奇无所不能。
4 楼 文友: 2017-01-05 22:06:08 谢谢编辑。 粗浅地认识几个文字,却被它迷恋得如醉如痴,原以为对文字仅仅是爱好,如今看来应该纠正为酷爱。有人说摆弄文字干巴巴地枯燥乏味,那是这些人不曾在文字里获取到真正快乐,他们仅熟悉了文字表面横七竖八的笔划,根本没体验到徜徉在文字里的快乐是什么滋味,更不懂文字之神奇无所不能。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
有哪些工作常备药
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小儿中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