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无锡生活垃圾处理迈入全环保时代

发布时间:2019-11-18 04:25:35 编辑:笔名

无锡生活垃圾处理迈入“全环保”时代

“垃圾房改成了垃圾桶,平时只见‘垃圾车’,不见垃圾堆。”这两年来,越来越多的锡城居民觉察到了这一新景象。自2009年无锡市区生活垃圾收运体系建设启动以来,标准垃圾收集桶代替了用瓷砖、钢门简易堆砌起来的垃圾房,专业后装式压缩车取代了木板车、电瓶车运输,“全量焚烧”的终端处理终结了纯填埋时代。到今年年底,“垃圾不落地、零抛洒滴漏、填埋焚烧无害化”将正式开始成为无锡环卫事业的一个新注解。据悉,目前无锡的城市垃圾收运体系在国内已经处于水平。

“我家窗户终于可以开了”

2007年,朱女士搬入了西园小区177号的一楼。谁知隔着墙就是一座垃圾收集房,闭窗度日的生活从此缠上了朱女士一家。“隔壁那味道呀那叫一个大,自从搬进来北面的窗就没能开过。尤其是到了夏天,烂西瓜皮的味道搞得我们一天到晚恶心。苍蝇蚊子嗡嗡地飞来飞去,蛇虫百脚都窜到家里来了。”朱女士谈起往日的垃圾心结,眉头都紧皱起来,“垃圾袋子里渗出来的污水湿嗒嗒 流一地,有人扔垃圾就捻着口袋一角一甩,垃圾房外堆积成山。”谈到现在的变化,朱女士马上兴奋起来:“垃圾房被拆掉后就种上了花花草草,垃圾桶现在放在大门对面,一排四个,清清爽爽。我家的窗户终于可以开了!”

据了解,西园小区原有的25个垃圾房已经全部被100个垃圾收集桶替代,而小区内环卫工人也由原来的12名增至24名,垃圾收集做到日产日清,垃圾桶也每日得到及时的清洗。

工人戴着白手套运垃圾

来自金湖的陈师傅10年前来到无锡,在西园小区已当了8年的环卫工人。“总算不用再扛着铁锹铲垃圾了。”说起现在的工作环境,他笑着说,“前些年的打扫可真呛人。每天4点不到就要起床,开始打扫垃圾房,到了夏天真是吃不消。烂掉的果皮、发馊的隔夜饭和垃圾水搅在一起、黏在地上,光扫都没用,必须用铁锹铲。憋住一口气冲进去铲十下,就一定要出来换口气,不然就会被熏得昏过去。”说话之间,一辆垃圾收集车开到隔壁居民楼前。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工人,只见他戴着白手套,将两个收集桶并排拖到收集车后方并固定在一排锯齿形挂钩上,另一人按下车后按钮,收集桶就被缓缓举起,所有垃圾一并倾倒入了后挂车厢,不一会4个垃圾桶就全部清理完毕,基本没有看见垃圾的“身影”。 “看不见垃圾的垃圾站”

垃圾处理,居民所接触的一般仅限于“收集”这一环节。为了解更多新型收运体系的情况,随后来到了北塘区生活垃圾转运站。要不是提前知道了目的地,无论如何不会将这一片非常整洁的地方和“垃圾”两字联系起来。一辆印有环卫标识的收集车,将运来的垃圾通过电子仪器自动控制,挤压入大型压缩垃圾箱体。仅仅10分钟,15吨垃圾就被压缩装进一个箱体,等待转运至生活垃圾发电厂。

转运站里的空气不错,只有当探身至箱体背面时,才隐约嗅到一丝异味。“等我们的除尘脱臭设备调试完毕投入使用,这点味道都将不复存在。”工作人员自信满满地告诉。该转运站自10月22日试运行以来,一天垃圾处理量约为240吨,正式运营日处理量将达500吨。在这座拥有目前国内技术水平的转运站中,不见一星垃圾的影子,“看不见垃圾的垃圾站”的传说在这里得到了印证。

桃花山不再是“垃圾山”

当将桃花山与“生活垃圾填埋场”串联起来时,人们首先担心的就是桃花山是否会沦为“垃圾山”。在垃圾填埋过程中产生的二次污染--渗沥液引人忧愁。它不同于一般废水,除了一般元素外还可能含有毒有害物质,可使地面水体缺氧、水质恶化、威胁饮用水和工农业用水水源,使地下水丧失利用价值,直接威胁人类健康。但了解到,现在的桃花山垃圾填埋过程中,会使用世界水平的防渗工艺,将整个填埋场用高密度聚乙烯防渗膜铺设焊接成一个水平防渗系统层,在底部还安装专门收集渗沥液的花管,将渗沥液排向城市污水管集中处理,可以确保环境不受污染。

在垃圾焚烧过程中,污染物主要包括净化处理后的烟气、废水、炉渣及飞灰。这些污染物通过技术的处理已难见踪影。以锡东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为例,该厂使用的部分烟气净化工艺在国内尚属首次采用,核心设备采用进口技术,二口恶英、烟尘等敏感性指标采用的是欧盟2000标准,二口恶英指标低于国家标准的十分之一;仓内臭气由抽风机抽出作为燃烧空气彻底分解,不会外泄;废水的重复利用率达96.82%;飞灰稳定处理后进行填埋,而炉渣则会进行综合利用。 (祝筱筠 实习吴若霁)

程海静

亲子教育
电热设备
腕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