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丑男人的爱情二

2018-11-01 10:00:09

丑男人的爱情(二)

我一把从床上翻身坐起来,琪琪早已在我睡着时走了,我看了一眼身上那件白衬衣的油渍与口红印,一下子勾起昨晚那顿丰盛晚宴的记忆。我叹了口气,换下了那件衬衣,洗漱完毕,对着镜子稍稍整理了一下我那张猴脸,反正不管如何怎样拾掇,区别不大。

赶到公司时,邹南南正周旋在一大堆客户间,将她那招牌般柔媚的笑容发挥到,从从容容、应对自如地回答客户提出的各种问题,勿容置疑,不可否认,邹南南是我工作上的搭档。

邹南南一眼看到我,眼睛里突然放射出奇异的神采,我感到似有一盏千瓦的聚光灯扫到脸上,眼睛被刺得隐约生疼。我使劲地眨了眨眼睛,稳定心神,迎着她的眼神,淡然地朝她点了点头,劲直地朝我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桌上有一大堆邹南南准备好的文件资料,一上午,邹南南已做成了四笔业务,而且成交金额喜人,资料也整理得一目了然,资金往来清晰明朗,另外还有许多有成交意向的客户信息,都逐一注明,昨天情场失利的阴霾已扫得七零八落,心情一下子灿然起来,只有坐在这间办公室,我才能找到那种虎视百兽的得意与骄狂,感觉到自己是我主沉浮的一方诸侯。

有一张纸条压在文件底下,是邹南南留的:老板,今天开门红,我功不可没,你预备怎么奖赏我呀!

在我对着这张纸条思索的时候,邹南南风姿妖娆地进来了,她今天穿了一件吊带裙,淡绿夹浅黄,明媚耀眼,后背一大半露在外面,前面领口很低,洁白的乳沟清晰可见,脸上的笑容极尽夸张之能事,眼波流转,走到我的桌边,俯身将手中的一堆文件放在我的面前,里面的风光,一览无余。

我只是一个男人,确切地说,是一个丑男人,面对这样的强烈的肉欲刺激,无动于衷,没人相信。历史上无数英雄为美人竞折腰,何其不幸,我只是一只狗熊,腰都有断的危险,在历经多次情场失利,我的防备、抵御功能较一般男人事倍功半,薄弱得不攻即破,我应允了邹南南的邀约,也应了那句名言:一失足成千古恨!

当我在早晨柔和温暖的阳光中醒来,我就明白我成了一名彻头彻尾的失足青年,我的身边睡着一个人,尽管我不明白我的身边怎么会睡着一个人,但我却知道那个人是邹南南。邹南南洁白的胸脯刺得我的眼睛睁不开,我没有回忆和细究这次失足的细枝末节,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可是由此造成的后果却是深远而沉痛。

我初看到邹南南的那种隐藏得极深的深沉与世故,自这次失足后,已不再躲躲藏藏,全部蹦蹦跳跳、欣欣然然地跃到我面前。

邹南南现在整个精神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公司里,俨然以老板娘自居,比我这个老板更像BOSS.在员工面前颐指气使、吆三喝四,我都替她脸热心跳。在我面前也不再摆十足的POSS,放射强电流,仿佛我已成了她砧板的一块肉,可以任她随意摆弄。公司里事无巨细,她都要插手过问,这让我感到空前的愤懑,我能展现风范的领地,也遭受侵略与涂毒。

我接到老妈的,叫我回家吃饭,吃饭大半是幌子。幌子后面刺探我这次相亲的过程与结果才是真的。我走进那熟悉的院子,一眼看见琪琪正站在我们儿时玩耍的那棵苦楝树下,用手在树干上画什么来着,树长高了一些,但还是很清瘦,苦楝树似乎很难长成壮硕的参天大树。

听到脚步声,琪琪转过脸来,看到我,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容,静静地站着没动。这让我恍惚,这样淡雅、安静、淑女的琪琪,以前没看过。我见贯了琪琪的没心没肺、大呼小叫,不将人折腾到筋疲力尽势不罢休。奇怪,心没来由地慌乱。

“喂,想什么呀,一个人傻乎乎地站在这里,病了啊!”

“你才有病。”

“知道反击,还好,吓了我一跳,到我家吃饭吧。”

“不,”琪琪返转身跑回家。

老妈打开门,眼神紧张、慌乱地在我脸上探索,这个表情已成固定模式。因为总是凶多吉少,她也就无可避免地成了我攻击的目标,但强烈地想知道结果的心情战胜了恐惧。我突然有点同情老妈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对老妈明朗地一笑,老妈的脸一下子舒展开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人在经历过许多的事后,就会变得成熟,我次没有尖锐地对老爸老妈冷嘲热讽,只是非常平静地告诉了他们事情的经过。

我对邹南南的心情非法复杂,她的精明能干,将公司的业务处理得妥妥贴贴,让我称心如意。她的飞扬跋扈、盛气凌人却又令我讨厌。

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到邹南南声色俱厉地训斥人事部的副理,终于忍无可忍对她喊道:邹南南,做好你的事情就行了。

邹南南已成了我那间单身公寓的常客,我的饮食起居她也全部打理,只是我从不跟她上床,也从不让她留宿,我本能地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邹南南除了在公司有些讨厌,跟我单独在一起还是很温柔可人,只是我看着她的脸一会儿,就会犹疑,不及某人。

周末,我与邹南南头抵头地歪在床上下五指棋,赢了就可以刮对方的鼻子,门突然开了的时候,邹南南正用手刮我本来就不很挺拔的鼻子。看到站在门口的琪琪原本灿烂的笑容瞬间定格,我慌忙将邹南南推开,在我站起身的时候,琪琪将手中的保温桶放在门边的矮几上转身跑了。

不用打开保温桶就知道是我爱喝的香菇炖鸡汤,以前琪琪总在周末的时候送汤来,我居然忽略了今天是周末,琪琪转身离去的背影,让我莫名的心痛,我没有喝汤,却感觉今天的汤味不同。

我知道有些事情一味地逃避无济于事,就如同心上的一颗痣,无法拔除。

当我把一张面额不小的支票递到邹南南的面前时,她漂亮的脸蛋变成丑陋的愤怒。

“为什么?”

“我所能做的只有这些。”

邹南南怨毒的眼神狠狠地盯了我一眼,接过我手中的支票。

我找到了在苦楝树下画着的琪琪,树干被刻画得触目惊心,但我还是从那画得乱七八糟的画痕里看到了无数个丑哥哥,我爱你![1][2]

钽电容
养森瘦瘦包怎么代理
文化体育器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