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仙念第十一回侥幸得手

发布时间:2020-01-20 15:50:57 编辑:笔名

仙念 第十一回 侥幸得手

“你不需要认识我,也不需要知道太多,你只要知道,今天要受到教训就可以了,以后不要太张扬,哼!”阴暗处,那道身影用着低沉的声音说道。

石生一边防备着匕首,一边注视着那道身影,轻声道:“阁下要给我教训,就要做好被别人教训的准备。”

“哈哈,真是无知者无畏,你难道看不见你眼前漂浮的紫檀木匕首?我要攻击你,根本不需要与你接触,你如何能教训我?我们修念者,岂是你这种小小凡人能够招惹的存在?”阴暗处身影讥讽道。

还不待石生开口说话,木质匕首忽然轻轻一颤,随即便是向着石生激射而来,石生不禁双目一眯,早有防备之下倒也没有慌张。

身形快速一闪,嗖的一声,木质匕首几乎是贴着石生头皮划过去的,当即感觉头皮火辣辣的疼痛,不过虽然躲过一击,但修念者控制的物品,可是能够在半空随意转换方位的,并非是躲过去就算安全了。

石生显然知道此点,就在木质匕首从后脑处再次激射而来的时候,石生就地一滚,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再次躲过了一击。

“咦?竟然这么敏捷?怎么好像见过修念者一样?”阴暗处,那道身影有些惊疑不定起来,随即念力一动,便是准备继续出手。

“啊……”忽然间,黑色身影惨叫一声,蹭的一下跳了起来,单手捂着屁股,面色扭曲,看上去十分痛苦。

“竟然敢找我的麻烦,看来你是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让我好好教训你一番!”石生在远处喊道。

还不待黑色身影回过神,屁股上再次被针扎了几针,黑色身影一跳多高,其刚一回过身,一枚绣花针映衬着月光,便是结结实实的扎在了脑门上。

“啊?你什么身份?修,修念者,你也是修念者,你是哪个门派的?”黑色身影一边说着话,一边念力一动,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力量,抵挡起了绣花针。

就这样,无论石生如何催动,但那枚绣花针再也难以攻击到黑色身影,后者则急忙单手一招,远处木质匕首轻轻一颤,便是嗖的一声落在了手里。

黑色身影拿着木质匕首,头也不回的狼狈而逃,看样子遇见修念者让其出乎预料,又被对方偷袭,不知道石生深浅底细的情况下,还是走为上策。

扑通一声!

黑色身影跑远后,石生瘫软的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额头冒着虚汗,脸色微白,看上去极其虚弱。

“还好,总算是被我忽悠走了!”石生感觉自己有点虚脱,与其僵持之时,耗费念力极大,甚至绣花针险些被对方强多了控制权。

“我这念力强度感觉跟他差不多,但怎么我消耗这么快?那小子好像还有余力一样!”石生有些疑惑。

但此时来不及多想,此地不宜久留,抛弃了那枚屡立奇功的绣花针,拖着疲惫的身躯,也没理会白明,便是狼狈的跑回了家。

……

“阿生,你怎么了?”林婉儿见到石生脸色发白,身上全是泥巴,急忙扶着石生坐到床边,随后端了一碗水。

石生咕咚咕咚的喝完,抹了抹嘴:“婉儿姐没事,我怕黑,晚上下雨,跑得太快摔了几跤!”

林婉儿拿着一块脸帕,细心地给石生擦了擦脸:“阿生,身上都湿了,先把衣服换了吧!”

石生反对了两句,但林婉儿态度坚决,担心石生着凉,石生将长袍脱掉,由于古代穿有内长衫,石生倒也没有避讳,只是林婉儿有些不适脸色微红,随即找了一件干净衣服,为石生穿好。

“婉儿姐真体贴!”石生看了看身上的长袍,感觉有这么个未婚妻确实不错。

“又耍贫嘴了,明天阿生自己去王伯家学习本吧,我去五婶家找点活儿事,要不那点文钱早晚要吃光,我去赚点钱,尽量还上王伯的二十两银子!”林婉儿脸色坚毅地说道。

“赚钱?”石生嘴角一扬:“婉儿姐不说我都忘记了!”说着话,石生把那件脱下的长袍拿出来,翻出一个钱袋,笑眯眯的在手上掂了掂,发出清脆的响声。

“婉儿姐,你猜这是什么?”石生笑道。

“这?不会是你赢得银子吧?但也不可能这么多,这不像是十两!”林婉儿拿着钱袋,在手上掂了掂,感觉沉甸甸的。

“不错,里面是四十两银子!”石生哈哈一笑。

“四十两?怎么可能这么多?”林婉儿当即震惊,整个人都惊呆了,还没有回过神,石生又补了一刀。

“外加四十两的银票!”石生说完,林婉儿立刻露出疑惑的目光,拉着石生的手臂。

“阿生,你该不会弄得不义之财吧?我们虽然穷,但也不能这么做!”林婉儿回忆起石生刚回来时候狼狈样,更加相信了自己的想法,似乎是石生与人打了一架。

“婉儿姐放心,我不是那种人,这些银子都是我光明正大赢得!”石生将经过大概说了一遍,林婉儿再次麻木。

“好吧,我相信阿生,只是,这些银子婉儿姐都不知道怎么花,都给你留着,从明天起,我们就吃干米饭,就早晨给你喝粥!”林婉儿不愧是勤俭节约的好媳妇,一下便是想到了糊口的开销。

“算了,婉儿姐,从明天开始,爱吃什么,咱们就买什么,只要咱们承受得起就行,这点银子只是一个开始,以后我会赚得更多,明天有时间,我带婉儿姐去买几件衣服,再买一些首饰,一定将婉儿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石生想起当初答应林婉儿的话,郑重的说道。

林婉儿没想到幸福来的如此之快,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阿生,别乱花银子,还是留着吧,万一以后用得到怎么办,婉儿姐穿什么都一样。”虽然不准备去买什么,但听见石生的话,林婉儿还是很开心。

就这样,两人闲聊了一会,林婉儿端来饭菜,石生狼吞虎咽的饱餐一顿,林婉儿便是让石生早些休息,独自回到了房中。

……

石生双目出神的看着远处,也不知在思量着什么,静静的盘坐在了床上。

“今天倒是危险,那人看来不够沉着冷静,估计是没有想到我是修念者感到事发突然,再加上我那一通谎话,惊愕中就逃掉了。

否则要真是对战起来,我必败无疑,看来明天应该去问问王伯,早点做好准备,否则那人再次找上门来,恐怕我就没那么幸运了。”虽然不知道那人是谁,但石生心中还是隐隐有些猜测。

沉吟片刻,石生便是双目一闭,开始打坐修炼起来,足足一个多时辰后,石生感觉念力有所恢复,便是操控着地面上两截木棍,再次锻炼起了念力强度。

但不一会功夫,念力消耗一空,石生感觉有些疲惫,便不再打坐,而是让念力自行恢复,虽然如此会慢上不少,但石生却可以抽空做些别的,也算是两不耽误。

将王伯家带回来的木盒子打开,石生拿出那本古卷,在昏暗的灯光下仔细阅读起来。

两个多时辰过后,石生将古卷看了个大概,也终于了解了一些符医之道,更了解了这些画符用具的来历。

笔、墨、纸、砚,皆非凡物,乃是符医专用的灵器。

灵笔乃是由虎骨为杆,狮尾毛为笔尖,不过两种动物都不是普通的野兽,而且制作灵笔之时也要刻画符文注入念力,甚至还会有失败的时候,那灵笔也就变成了凡笔,画制符箓将会毫无灵性。

灵墨乃是由有灵性的银狐之血,三年以上的香阳花,以及一种叫做‘溶银液’的银色液体,注入念力调和而成,据说溶银液一般在溶洞中才有,极其稀少,不过此种配方,也属于的灵墨,只能画制一些低级符箓。

符纸则是样式比较多,多半是一些兽皮加工而成,只是加工的过程有些繁琐,不但要处理干净自然风干,还要用一种叫做‘天山露’的液体浸泡回软,制作时也有一定的失败率,但据说兽皮质量越好,本身灵性越高,炼制的成功率也就越高。

砚台的材料以及制作倒是简单,以白象牙为台,刻画上一些特殊符文注入念力,让砚台拥有灵性即可,只是这白象也并非普通白象,物种极其稀少,所以一般砚台价值都很高。

“灵笔四十两,灵墨二十两,符纸五两一张,砚台五十两?这老头是在打劫吗?”石生看到的价格表,不由得暗骂王伯老狐狸,将其亲人全都问候了一遍。

“刚刚到手的八十两银子,本来还以为自己成了小土豪,现在瞬间穷光蛋了!”石生有些难以接受,暗自猜测王伯是不是早就预料到,自己今天会赚来八十两银子?

但仔细一想,石生也就释然,这些东西皆非凡物,肯定不可能便宜,只是如今让石生不太适应,原本还以为还上王伯的二十两,农奴翻身把歌唱,如今地主没当成,连买这些灵器的钱都不够,可真是辛辛苦苦三十年,一把回到解~放前。

“哎,看来这点银子,还真是不能乱花,算了,慢慢想办法赚银子,如今还是研究一下如何画符吧!”说着话,石生不敢使用灵墨,拿着灵笔沾水,在普通纸张上,练起了一枚枚古怪的符文记号画法。(本回完,下章更精彩!)

(PS.新书期,需要大家多多收藏,以及推荐票支持,坏坏多谢大家!!!)

万州区第四人民医院
延寿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珠海牛皮癣十佳医院
乌鲁木齐能治妇科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