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谁是申花(组图)


  上海三支球队,立刻迎来第一场“德比”,3月9日,申鑫队金山主场迎战申花,春寒料峭,天气预报预示这个周六有大雨……会有多少球迷赶往金山呢?

  申花易主,申鑫换帅,上港走了高洪波……赶在开赛前,绿地申花完成《关于上海申花股权转让并更名为上海绿地足球俱乐部》的公示。申花尘埃落定,如期出现在中超联赛上,主场依然是虹口足球场。

  经过5年蛰伏,成耀东手里握着一块全运会上海男足的金牌,而今他挂帅申鑫,“东东”,这个打着老申花人印记的称呼,再度出山执教中超,野心不言而喻。

  老法师徐根宝,一如既往抱着狗狗“曼联”亲临指挥现场,哦,不,上港队的主帅是奚志康,他成功拿到教练员资格证后,终于可以在运动员出场名单上签名。

  然而,在这些变化中,我们隐约觉得,上海的三支球队仿佛是散了的申花人随处集合。申花队,还有吗?没有申花队,又如何?事实上,早期申花队不过就是成耀东所讲的:是上海足球人的延续,都是上海足球人。要说更早前的“申花”,该是燃气热水器家用电器……

  午后的思绪凝滞时间,美女编辑打来了约稿电话:周末申花,哦不,是绿地中超第一场对申鑫,你写一篇议论一下他们两个谁更能代表申花吧……当时我很想口吻正经地和她说点什么,但是魔都的缠绵雨点正“啪啪啪”打在我身边的玻璃窗上,我咽了口涎吐水,也咽下了那句不解风情的话,现在我可以在word文本里说了—

  啥个“新文化”?个人理解:“解放前”的事体勿要瞎讲八讲,一切向前看。“新符号”自家去看,热水器的标志没了,多了一只高仿飘马的猎豹,以及“格陵兰(“绿地”英译)”,一枪头从“街道产品”变成“北欧风情”了。

  “北欧风情”的代价是啥?新闻报道里能看出窍槛:中国足协对此次申花易帜的界定是“股权转让”而非“资产收购”。这意味着绿地接盘同时必须承担申花留下的一屁股烂债。用上海话讲,绿地这是“被揿了甏里”了。

  既然被“揿了甏里”,你要我接我不能不在服务区,那么“格陵兰”爬上球队的标志就很好理解了。下过军棋的人都知道,只要军旗被对方工兵拔掉,一方即告战败。真实的人类战争中,拼尽最后一滴血也要将军旗插到对方的阵地上成为共识。美军二战那幅著名的军旗插上硫磺岛的照片虽然后来被揭露系事后摆拍,但摆拍恰恰因为“插旗”具有的特殊意义让人欲罢不能。

  申花死了。其实他的濒死已有好几年,很多人都在心理上做过了建设,不会因它的猝死而刺激到自己的小心脏。

  从现在开始,无论是名字里带了“申”的申鑫还是仿佛来自比东莞还要遥远的“格陵兰”新队伍绿地,都和申花没什么关系了,他们是他们自己的1.0版,而不是申花的任何升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