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大夏王侯 第三百三十六章 教主亲至

发布时间:2020-02-15 21:43:03 编辑:笔名

大夏王侯 第三百三十六章 教主亲至

长孙携怒亲至,侯府上下噤若寒蝉,后院之中,两女跪拜,大气不敢喘。,

昔日杀楼蓝君,手上染满鲜血,生死场面见过无数,心性无比坚定,然而,在面对含怒而来的长孙,依旧满心惊惧,连头都不敢抬。

“都哑巴了吗,宁辰人呢!”长孙脸上怒色难抑,喝道。

“在……在房间中”宁曦声音中有着颤抖,道。

长孙怒哼一声,迈步从两人身边走过,青柠小心地陪在一旁,看着跪地的两人,轻声一叹,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瞒不住了,瞒不住了,两女心中苦涩,没想到到了,娘娘还是来了。

哐当一声,房门被直接推开,长孙进入其中,入眼,惊见锥心的一幕。

床上的身影,满脸痛楚

,身上不时颤抖,虽是昏迷,依旧经历着难忍的痛苦。

“呃”

长孙身子一个踉跄,被一旁的青柠赶忙扶住。

眼前生命中的牵挂,如今也遭逢大难,长孙心中痛的难以喘息,勉步上前,抬手抚着前者满是痛苦的脸,胸口沉闷异常,是痛吗,还是什么,这一刻,已分不清。

“娘娘”

看着长孙眼角的泪,青柠心痛、心酸、更心忧,接连失子丧女,娘娘已再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

身经千百劫,历过万千难,为护珍惜的人,宁辰无悔,不悔,在感受到长孙的气息后,脸上的痛楚少了许多,或许,在潜意识中依旧不想让长孙看到他虚弱的一面。

世上无难事,更无易事,诛杀祸王,代价终至,以三劫抗三灾,何其艰难,即便再多阴谋算计,亦不能弥补这巨大的差距。

祸王死,部分意识却残留下来,融入九滴凤血中,此时爆发,知命大劫。

虚无时空,九滴凤血围绕成一个圆,困锁中间随时可能熄灭的生命烛火,知命一生,不信神佛,不信天命,只信自身,凡事不努力,只会落得一身悔憾。

孱弱的生命之火,顽强地撑持着,即使再多痛楚,依然不曾放弃。

关键的生死较量,不见刀剑锋芒,却残酷的毫无转圜,胜生败死,别无他果。

大夏东方,无双城中,一道白色战甲的身影出现,退去从前的蓝色华衣,全面融合半数白茧之力的玄知模样大变,手持造化神兵,强势镇压了一切反抗声音。

四极境主陨落,无双城中的四极境势力四分五裂,玄天出走,三位先天陨落玄知剑下,新的时代来临,大夏东疆,再临兵祸压力。

剧变之后的四极境大军,不复往日鼎盛,然而,新的灾难出现,千千万万白雾虫潮降临,将战争彻底化为了人间地狱。

面对突然出现的死亡白雾,大夏军队难以抵抗,死伤惨重,身经百战的忠勇侯和静武公这一次也没了办法,一退再退,尽可能减少大军伤亡。

吞噬血肉和真元后的白雾虫潮归体,白蛾力量越发强大,身为寄主的玄知实力也一日比一日可怕,成为神州大地新的巨大威胁。

除恶未尽的恶果终于显露,大夏东边疆域白色的恐怖气氛笼罩,强如先天强者,都难以抵挡,含恨陨落。

大夏需要时间,来寻找白雾虫潮的弱点,然而,玄知却不会给大夏这个机会,率兵大举进攻,势必在短的时间内击溃大夏东线的所有抵挡。

大夏西边,永夜神教同时施加压力,神殿殿主出,宗女随行,让大夏军神分身乏术。

失心的皇者,初心和模样皆已变化,一身魔性,凯旋侯忍下心中之痛,耀世军刀不容留情。

魔者无心,手持轮回魔剑,力战大夏军神,丝毫不露下风。

同位五劫,同样不输三灾的战力,军刀魔剑,交错凛杀,战的天愁地惨,日月失色。

妃站在远方,静静地看着这一场大战,并未出手,这场大夏皇者与武侯的战斗,她不能插手。

同一时间,大夏皇城中,一道英武不凡的身影走来,红黑色的战衣随风猎猎,竟是永夜神教之主亲至。

不带一兵一将,只有一人,出现的刹那,整个大夏皇城的气氛都瞬间凝重起来。

强,强的如此清晰,比起当初以完全之体降临的四极境主还要可怕,皇城中的武者同时有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知命侯前,永夜教主停步,看着前方的侍卫,平淡道,“还请通报你们侯爷一声,就说故人来访”

府前的侍卫修为不够,感受不到来人气息,然而,心中依然升起了莫名的恐惧之意,周身不停颤动。

后院的一间客房中,忘忧轻声一叹,迈步走出了房间,她知道,永夜教主是来抓她的,没想到,避开了魔君追杀,却依旧避不过这场大难。

“忘忧姑娘”看到前者走出,宁曦强压下心中的恐惧,急声阻拦道。

忘忧温柔地笑了笑,抬手定住了宁曦,轻声道,“这些日子,多谢侯府照顾,若他醒了,替我道一声谢”

宁曦想要阻止,此刻却连话也说不出,唯有眼睁睁地看着忘忧离去,消失在眼前。

侯府之前,忘忧走出,看着前方的身影,平静道,“永夜教主,我跟你离开,还请不要牵连他人”

看着走出的人,竟是忘忧,而不是知命侯,永夜教主眸中闪过一抹光华,开口问道,“知命侯还未醒来吗?”

忘忧心知隐瞒对于此人来说丝毫无用,摇了摇头,道,“没有”

“可惜了,走吧”永夜教主遗憾一叹,道。

忘忧回首看了一眼侯府,就在要跟着一起离开时,不远处,一道青衣华服身影缓步走来,看着两人,开口道,“永夜教主,你越界了”

“燕亲王”

永夜教主眉头轻皱,停下脚步,回应道,“此女并非你大夏之人,值得你出手阻止吗?”

“若是他昏迷的时候,府中之人被你带走,想来这一声前辈,夏燕受之有愧”燕亲王平静道。

永夜教主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道,“你退后”

闻言,忘忧默默退到一边,这样级别的战斗,她无法插手。

剑架落地,止戈飞出,落于燕亲王手中,剑声轻鸣,平静道,“请”

“请”永夜教主认真道。

一声请字,大夏传奇,永夜教主终于正面对上,剑出风云动,掌开八。

铿然声响,掌剑交锋,气息虽敛,却依旧强势无匹,神威撼天。

势沉如山的止戈,开山破岳,剑威不凡,永夜教主丝毫不惧,掌势硬接,不落下风。

至强者的战斗,激烈异常,余波被两人气息敛入十丈之内,十丈之外,分毫未伤,十丈之内,如同地狱。

强者总是有着骄傲,永夜教主是真正的武道至强者,不愿也不屑伤及平民百姓,出手间与燕亲王默契地敛去所有战斗余威。

远处,选择入世历练的剑一出现,看着这一场无与伦比的强者之战,眸子异色不断闪过。

知命侯看来真的不在侯府或者出了什么意外,否则,以其性格,不会在这个时候还不现身。

十丈的禁地,天塌地落,神州大地站在顶峰的两人,以武相会,剑上掌上,丝毫不曾留情,杀光掠过,大地不断塌陷。

剑重,掌亦强,撼天之力,空间难以承受,扭曲崩塌,一片苍然。

两人交战之时,远处空中,一道紫色轻裘身影走出,周身黑气缭绕,掩去所有气息。

异术催动,大夏皇城天空,黑色突然弥漫开来,一道道巨大的阵纹出现,下一刻,阵法中心,黑色光华从天而降,毫无预兆地笼罩在忘忧身上。

突来变故,谁都没有料到,忘忧娇躯剧烈一颤,一道痛苦之极的闷哼声从口中传出。

降落的黑色光华,带着难以抵挡的吸力,忘忧尽力抵挡,奈何先一步受制,一身修为难以发挥,周身道体之源不断被剥离,化为星点没入大阵之中。

“纵千秋,你的插手,是对吾的不信任吗”永夜教主看了一眼空中的身影,英武的脸上闪过不愉之色,冷声道。

天际之上,纵千秋嘴角弯起一抹冷漠的弧度,开口道,“教主赎罪,道体太过重要,千秋逾越了!”

“没有下一次!”

永夜教主冷哼一声,翻掌困住想要出手援助的燕亲王,为纵千秋争取时间。

眼见忘忧气息渐弱,燕亲王终于动了真怒,左手剑指挥过,剑架之上,三口剑铿然飞出,化为逆流而上的华光,惊世剑意,震动天下。

“三剑共天,生死同契”

强大的剑,卷动天地风云,冲天而上,可怕的剑势,让满城之剑,颤抖起来,匍匐称臣。

亲见当世强的剑,永夜教主神色凝下,纵身而起,掌凝周身真元,双手之上雷霆降临,奔腾咆哮,恐怖之威,天地悲鸣。

至极双招轰然碰撞,骇然余威,在天际剧烈荡开,瞬间,天地为之一黯,失去了所有颜色。

侯府之中,受到两人无上战魂的影响,床上昏迷的身影,手指一动,如此轻微,让人难以察觉。

ps:zhuani2015sps1#na投票的链接奉上!烟雨负责码字,你们负责投票,可以吗!

友情链接